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精選

突破想象的新加坡式種族與英文

新加坡之旅的第一堂震撼教育,是當地人種的兼容並蓄。我在機場裡看著穿紗麗、包頭巾的旅客,旁邊再走來一位穿著清涼的LA式辣妹,每個人都怡然自得。再走到附近的Shake Shack,幾個膚色不同的高中生嬉笑喧嘩,一起吃漢堡度過快樂的下午,突然我有種自己過往的眼界一文不值的感覺,用瓜哥的話來說,這裡的人感覺像是真心接受對方的存在。 不是像台灣以漢人為主體,所有其他長相的人被視為「外來者」,也不是像美國一樣,雖然是多種族的聚集地,但比起種族的大熔爐,更像是種族的漸層飲料,彼此之間有種心照不宣的區隔,即便我們能夠和不同人種交朋友、交流,但是在那之前還有很多殖民背景、過往歷史的紛爭要先處理,交朋友前,我們要先確認彼此的認知是否在同一條線上。 花了一筆錢在新加坡的華文書店「草根書室」,買了兩本超好看的書回家。其中《多元和統一:新加坡的語言與社會》稍微向我們這些外來者介紹了新加坡的歷史,原來當年新加坡「被迫」獨立時,為了要讓這彈丸之地能夠立足,當地政府採取了「我們都是新加坡人,自己的新加坡自己救!」的施政方針。被遺棄的孤獨感成了最好的情感黏著劑,或許是新加坡裡人種繁多、卻顯得極為和諧的原因。 但英文部分,我就頭痛了。 還記得剛到新加坡的那天,我奔走到飯店後,便迫不及待地打給瓜哥,跟他說我找到了未來最適合我們居住的地方。 除了新加坡有適合我們兩人的工作之外,最重要的地方是,這個地方不用中文、也不用日文,主要語言就是英文,非常方便。更方便的是,因為新加坡的人種繁多,也讓口音非常多樣化,沒有所謂的「標準口音」可言。瓜哥曾經擔心過英文不是他的母語,直接去美國工作會很吃力,但嘿!在新加坡你怎麼說都會是對的! 我的快樂並沒有維持很久,到了第二天之後,我發現自己嚴重地懷疑自我。身為一隻天生的學舌鳥,我學西班牙文就會學西班牙哈恩的口音、學英文就跟著同學老師說美式英文,模仿口音是小小年紀的我融入環境的利器,而聽出不同口音、並跟著他一起變化、調整,則是我交朋友的方法,尤其是在掌握度較高的中、英文裡更是如此。 然而,我真的真的常常聽不懂新加坡英文。 新加坡英文的「我行我素」打破了過往我對語言學習的想像。英文身為一個「官方語言」而非任何人的母語,我幻想它勢必有一定的重要性,因此需要被「好好模仿」。但是新加坡英文已經成了另外一種認同感,讓模仿失去了必要性,我若要能在新加坡暢行無阻,就得想辦法先習慣這個口音才行

最新文章

睽違兩年半終於見到面的千里迢迢新加坡約會

疫情下的遠距離情侶悲傷song

我的台灣舌頭

溫度

舊金山州立大學電影所(好景之外篇)

舊金山州立大學電影所(優點篇)

佛心電影學校指南

紐約三個禮拜

分割再分割的共享經濟

待的夠久的異鄉人